深見アキ

ふわふわ( ◌ु•·• ◌ू )♡

新しい奇跡を切り開く者は誰なのか 教えて


<切开这全新的奇迹的人到底是甚麼人啊 到底谁能够告诉我听>



jsk:Alice and the Pirate


blouse:SurfaceSpell

1

【侦探咕哒♀】

这是一篇主观性非常强以及塞了点私货(因为咕哒有梦见生前福我就索性用Jeremy的人设来写了)的香评以及后续小论文,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♡

立香觉得自己似乎正不急不缓的,仿佛被指引着的穿过一百多年前的某个伦敦的清晨,空气里散着雾和煤灰,树木街景是不容易接近的,冷冷的低饱和色。
但是知道最后总有个地方可去,因为转眼下个镜头就是221B里木柴噼啪声的壁炉旁。
就像被突然灵子转移了那样。

眼前的光景模模糊糊的,被翻过很多次的书页隔开朦胧的煤气灯光。能听到他翻阅纸张掀页声,烟斗磕碰起来的烟灰散在空气里。他站起身来从自己身前走过,拿起小提琴,丢开被拆信刀捅了个洞的信封。能看到他明晃晃的怀表链上挂着的金币,看到他...

2 24

虽然他是活生生存在过的人,但是不现实的感觉比谁都要强烈。但是正因为是他曾经像一颗流星一样存在过,才会让我觉得是那么触不可及的耀眼✨。

……其实是我例行给墙头挑香水的时候的头昏发言【。长恭这种类型的真的很难选,就怎么说……虽然他是我唯一一个(生前真的是)活人的墙头,但是他给我的不现实程度比我之前接触过的角色都要厉害。大概就是那种“正因为确实的存在过,才更让人有种另一个层面的怀疑”的感觉吧。

2 17

整理一下我又双叒梦见老福的梦😇

一开始遇见了花生,他竟然在和苏格兰场警察跑案子,之后莫名其妙被一起带上车之后听他和警察说这个案子不太对。于是我就问华生福尔摩斯他人呢?结果华生竟然反问我福尔摩斯是谁,于是意识到出事了这是个特异点。在我慌得要命的时候月福的声音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,说的就是那句你只是在看不是在观察。紧接着下一个场景就是不知道我是和戈尔贡们(或者和学妹)在一个屋子里,有人敲门我打开是月福,然后害怕的把他一把抱住梦就结束了😢
……顺带一提梦里的华生形象是84版的华生😭

4

这四年多以来,能够喜欢上您真的太好了
“这世上最短的咒,也许是名字。” ​​​

晚一点会把之前立的flag侦探咕哒♀擦边球写完!

3

【FGO/侦探咕哒♀】极其短小的意识流小段子

❀名字我空下来了,各位可以自由代入自己或者咕哒子
❀中间有夹带一点私货请注意
❀大概是和老福在雨中kiss的片段,八百年了我终于又开始写乙女了【。

他转身的时候披肩随着大衣的下摆扬起相同的弧度,还有透过特异点的雨雾也看得到的解明者灰绿色的眼睛。

【唯一的,最优秀的咨询侦探。】
【真実を照らす者】

所以有时候还是觉得正在自己面前撑起黑伞的这位裁定者过于遥远,就比如雨水砸在伞面撞击出沉闷声的现在。

“——Miss ■■■”
橙花,香根草,难以捕捉的烟草感,于是现在是非常近的距离了。优雅,克制甚至称得上是禁欲,但是却是温柔明亮和充满魅力的……人。

今天的ruler大衣下面好像没有放大镜伸出来了呢。

那么就此踮起脚尖的话...

46

说好的生前伯爵 祝大家白情快乐&伯爵满宝
衣服xjb套的 别介意【。 ​​​

7

♫花を焼べて 詩を焼べて♫
拾花为柴 焚诗作薪
♪誰より険しく美しく♪
比谁都更加严厉而美丽
♫あの日の傷ももらった愛も♫
不论是那天所受的伤 还是所得到的爱
♪全て焼べて 光の方へ♪
将其付诸篝火 向着光芒的彼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噶好 我终于想起来我是个手作娘了
其实是很久之前脑洞的生前月球基督山伯爵的cp款
……但是FE的ed太好听了【对不起
5p左边是之前的英灵伯爵cp款♡

11

虽然已经收到好几天了但是我还是要说刀纹吧唧也太他妈小了
……桶装宰已经就够小的了刀纹吧唧比这个还小 ​​​

5

即将要被改成sk的和已经被改成sk的【。

5
 
1 / 6

© 深見アキ | Powered by LOFTER